• 考生/家长

    考生/家长

  • 学生/校友

    学生/校友

  • 教师/职工

    教师/职工

  • 社会/访客

    社会/访客

支教日记 | 新疆别怕,别怕新疆

发布时间:2019-12-01  来源:   查看:

2019年11月30日,支教的第90天

(任教于疏勒县实验学校)

刚到新疆的一个月,一个字都写不出来,这是真实的感受。分明眼前就是日思夜想的地方了,远方是沙漠,脚下是雪山,身边是繁华的城市,公交车能去的地方是住满民族居民的村庄……

不知何时起,写字对于我来说变成了特别困难的事情,满眼“繁花似锦”,却像这样,持续了两个月,一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来。蒋勋先生说,“孤独的同义词是出走,从群体、类别、规范里走出去,需要对自我很诚实,也需要非常大的勇气。”这种孤独,藏在我的心中,也藏在很多新疆人的心中。

新疆人是孤独的。新疆的外地人太多了,来自五湖四海,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说着各地的家乡话,互相听不懂;新疆太远了,去哪里都不容易,冬天刮大风夏天下大雨,南疆的铁路时走时停,利用假期回趟老家也要盘算许久;新疆太大了,好地方走不完,有些好地方只有新疆人自己知道。新疆人都在说新疆真好,可又有多少人在听?

这是莫大的孤独。

11月29日的18:43分,乡下的学校,寒风裹挟着房屋,路旁是稀疏的灌木丛,缝隙在墙体中生长。我的书桌是一张办公桌,桌面已开始脱皮,但上有字迹仍清晰可辨:“别因河深不渡河,别因困难不进取。”我反复在脑海里书写这句谚语,并梳理二十年的生活经验,直到再次确认我所踏足的这个地方。

这是新疆的一座小城。为见它,我坐了70多个小时的火车。至今,我都能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情景。天色昏暗,火车轨道两旁是坦坦荡荡的戈壁,后面路越走越窄,嶙峋的戈壁山缠绕着前方的路,在天空中突兀的画出不规则形,让坐在火车里人有几分压迫感。经过几个小时后,视野渐渐开阔起来。当火车从戈壁山中逃出来时,大家看到前方突然出现一汪湖水,明媚平静。

后来当我回忆起自己的这段经历,我在想,如果不是那条令人敬畏的戈壁铁路,我一定不会对这座城市的现代化魅力肃然起敬。我会以为它只是一个像苏州、无锡、扬州、宁波似的普通城市,车水马龙,红尘滚滚,山水相连,生气嫣润。可它不是,新疆的地理环境和交通条件,决定了它从出生就是孤独非凡的。

在南疆的沙漠里,建造一座这样的城市,需要多少大自然的恩馈,又需要多少代人的努力。可是谁又愿意去了解呢?河流清澈,山影倒映,天鹅驻足,甜梨翠人,这一切都在意料之外,可又似乎在情理之中。

小城有小城自己的奇妙。可是啊,世人都不知,小城多寂寞。

小城有一个很美的名字:疏勒。维吾尔族姑娘跟大家说明,县名得自古国名,疏勒是突厥语“有水”之意,因此地域水草丰茂,故得此名。

孤独的人与孤独的城相互慰藉。

 

图文 :化学化工与材料科学学院王力卉

校对 :谢绍睿 季君珂 编辑 :季君珂 审核:焦成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