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考生/家长

    考生/家长

  • 学生/校友

    学生/校友

  • 教师/职工

    教师/职工

  • 社会/访客

    社会/访客

支教日记|溪流汇成海,梦站成山脉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  来源:   查看:

2019年11月8日,支教的第67天

(任教于八一中学)

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”

——题记

现在是2019年11月8日零点刚过,每一天的零点于我都像是神秘的俄狄浦斯之谜,因为它离昨天很近,离明天很远。夜晚平静地掩盖了昨日躁动的迷惘,蓄存着明日崭新的日光。

而现在,我仿佛站在黑白之交的结界,在将夜的过去,在将白的黎明,把喜悦预存在未来,将痛苦埋葬在过去。回忆已经过半的支教生活,脑海满是那群我爱着的孩子们,祈望在新的一天乃至无限的未来里他们都可以如苔花自在盛开。

我亲爱的初三(2)班的大孩子们,还记得吗?大家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们并非我所预想的那样乖巧听话,而我恐怕也没有你们所预想的那样美丽有趣。彼时我是一个教学经验不甚丰富的职场小白,论年纪比你们大不了多少,刚调到初三就接手了你们——一个老师们眼中“棘手”的C班。曾经,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和你们见面时的开场白,怎样开场更能引起你们的兴趣,说什么能让你们觉得我是一个有趣的人,从而喜欢上我的语文课…但是这些设想在我第一次踏进班级时就化为了泡影。在讲台上,我的第一句话不出所料的是那句“把嘴闭上”,于是我的第一节课没有漂亮的开场白,而是在你们说话,我维持纪律,你们再说话,我再维持纪律,你们还说话,我终于发火了的“拉锯战”中狼狈不堪地结束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真的是“整段垮掉”的一节课。

我亲爱的初三(2)班的大孩子们,还记得吗?在大家之后课堂上的历次“交手”中,可谓各有胜负。我有时候会对着混乱的课堂无计可施,而你们也时常有被我吼得鸦雀无声的时候。我想你们都记得不久前那节气氛有些许“沉重”的语文课。那节课的课堂纪律是前所未有的差,我让说话的同学站到后面去听课,但是班上的一个学生同我顶嘴,我终于发火了。其实与其说是我为你们混乱的课堂纪律生气,不如说是我为你们知错不改,犯了错误却不敢承担后果的态度而失望。就如我当时所说:来学校学习不仅仅是学习学问常识。相反,学会常识仅仅是学校学习里最表层的东西,比成绩更重要的是良好的行为习惯、是正直善良的心性、是适度的自尊心和羞耻心、是敢做敢当的品质、是知难而进的坚韧的精神…在以往教导你们的每一刻,我都不曾因你们成绩不理想而生气,却因为你们在某一刻无所谓的态度而失望。

但是,与你们在一起更多的是陪伴成长中的暖心记忆。还记得那次课堂上,我开玩笑地说“你们虐我千百遍”,同学们站起来对我说:“老师,纵然虐您千百遍,大家爱您胜初恋。”就在那一瞬间,我好像拿到了打开你们心灵之门的钥匙,从那之后,上课说话的少了,好好听课的多了;不做作业的少了,按时完成作业的多了;迟到的少了,准时到校的多了…你们像一株株蓬勃的麦苗,在吸吮了充足的阳光雨露之后肆意生长着,悄悄改变着,而你们似乎也用你们微小的行动表达对我的感情——早读下课,我的水杯总是被学生悄悄装满温热的水,每节课间都有学生来办公室问我学习上的问题,当课堂纪律不好时,我只要一个眼神,同学们就会意地说:“别说话了,老师要讲课了!”然后自己安静下来。渐渐的,“棘手”的C班成了任课老师时时记挂,时时夸奖的班级,而我所任课的语文科目的成绩也突飞猛进,一点一滴的改变融进日常学习生活中,时时感动着我,激励着我上好每一堂课,珍惜与你们在一起的每一秒钟。

我亲爱的初三(2)班的大孩子们,转眼,我的归期已近。从山东到新疆,将近六千公里的路程,如果不是因为支教这件事,我或许一生都不会踏上新疆这片热土,亦不会有机会认识你们这群让我“又爱又恨”的孩子。今天夜里读到清代诗人袁枚的一首小诗《苔》,可谓词浅而意深,让我想到你们。苔藓虽是低级植物,多寄生于阴暗潮湿之处,可它也有自己的生命本能和生活意向,并不会因为环境恶劣而丧失生发的勇气。我希翼你们,如苔花一样,虽如米小,亦学牡丹热烈盛开。

溪流汇成海,梦站成山脉。此刻,所有的黑暗都为天亮铺排。未来已经打开,勇敢的初三(2)班的孩子们,你们是拼图不可缺的那一块,你们的世界是纯白的,而涂满梦的未来,是用你们的名字命名绘出的色彩。

图文:文学院 苏筱茜/校对:张力文、季君珂/编辑:丁子扬/审核:焦成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